關於本屆

在混沌2020年的尾聲,你是如何跟過去的自己告白與告別?
如何讓過往的焦慮與失落,在年底被好好安放?
混亂的時節裡,我們用電影與過去對話,透過過往的眼眸與脣畔,我們思考迷惘與不安,瞭解我們的不安並不孤獨,
人類如斯,淚痛歡喜,不同卻類似。

第五屆人文電影節,以信件為主軸發想,
希望此年的彼此收下過去紛飛而至的信。
來年的我們,也終將豐滿羽翼,
告訴他們,這些年來,
好的壞的,我已足夠成熟去消化。

本屆主視覺

六大議題

刻板印象不僅存於社會結構中,也在無意之中影響著價值觀,進而讓人與人之間相處有了隔閡,更埋藏了許多衝突的導火線。不論是性別,還是種族,這些刻板印象所形成的框架,都在無形之中限制了人的發展。近幾十年開始,一些刻板印象逐漸被打破,也有很多人開始提倡平權與多元的概念,而電影身為具有廣大影響力的傳播媒介,對於打破刻板印象更是貢獻良多,藉由這些突破傳統價值觀的故事,我們希望每位觀眾可以讓自己心中的偏見少一點點、讓這個社會更友善一點點。

《她們》作為本議題第一部片,其描述了最具代表的性別刻板印象,不像以前的翻拍一樣只專注浪漫與美好,而是更細膩描繪了每個人的情感、信念、夢想,電影中性格迥異的四姊妹選擇了自己想要的人生,也給了新時代的女孩不一樣的信念與啟示。

感受完《她們》主角們的自由靈魂後,接下來的《82年生的金智英》則是用一種日常紀事感,揭露出女性在現實生活中有太多生理上非自願的處於弱勢的威脅。

最後有關於性別刻板的電影為《我和我的冠軍女兒》,觀眾不僅可以感受到社會對於女性扭曲的價值觀,更可以看見一位父親試圖翻轉長期根植社會的觀念,傳達出打破性別刻板印象的重要概念。

而本議題的最後一部片《盲點》,則誠實地闡述了美國的種族問題,其使用了各形式打破種族刻板印象,告訴我們這些成見並不侷限於一個種族,事情永遠一體兩面,不應拘束於個人的盲點。

世界匆忙而庸碌,你是否曾停下腳步看看那在社會角落被遺棄的人們?生活閃亮而絢爛,你是否曾留心注意你我之外的階級鴻溝?這個世界變化的太快,生活在這個絢爛奪目的社會的我們,時常會被自己身處的同溫層或是熟悉的環境蒙蔽雙眼,我們想透過四部電影各自不同的故事,領著觀眾看見不同的世界,在階級的反差之中流動。

《小偷家族》一個生活在東京底層的五口家庭,直到某天,他們「撿」到了一個在寒風中發抖、渾身是傷的小女孩,不忍心將她送回虐待她的父母身邊,他們決定接納這個「新家人」,而原本不被社會在意的這個家庭,生活被迫開始起了變化。

《不能沒有你》改編自2003年一則台灣單親父親抱女兒欲跳天橋的社會新聞,整部電影透過黑白影像控訴社會上對於制度與人性的冷漠,少掉了色彩的斑斕的《不能沒有你》,反倒回到一種真摯情感的聚焦,讓人久久無法自己。

《寄生上流》—「如果我很有錢,我也會很善良。」高度反差的對話與場景,甚至從氣味之去設身處地,感受角色們的喜怒哀樂。或許我們從未經歷類似的生活、不用蝸居在地下室,但是那種窮酸與上流社會大相逕庭的生活方式,看在觀眾眼裡卻是那麼真實。

《歡迎光臨奇幻城堡》敘述的是住在佛羅里達迪士尼的附近常常被忽略的社會底層人物的生活。其中不是將重點放於強調他們生活的刻苦,而是由一群六歲小孩的玩樂中帶入,讓我們間接看到他們生活的困難,與他們天真無邪的快樂產生了許多衝擊,卻在這個奇幻城堡中共生共存。

人類幾萬年的歷史中,科技從史前文明進步到現今的樣貌,尤其這百年內更是日新月異。相對科技帶給人類的便利,更多的是從未被認知到的問題、犯罪,縱使以法律的修改來應對,仍然趕不上科技進步的速度,因此相較於明確的法律規定,更需要的是建立大家對於科技應用的倫理,透過這次人文電影節的片單,探討身為「人」存在的責任及事實,反思未來世界帶給我們的寓言。

《攻殼機動隊》,在cyberpunk的未來中,人類能以義體化的形式突破許多生理上的限制,同時也和電腦、人工智慧的界線愈趨模糊,連自身的記憶都能被駭客竄改,「即使相信的內容為假,但相信的情緒為真」,最後反過來懷疑自己是人?還是只是虛擬人格?先有存在還是先有事實?

《人造意識》,導演艾力克斯·嘉蘭形容《人造意識》的時間為現在的「十分鐘後」,也就是假如下一則新聞報導某公司生產出具有高度智慧的人造人,或許我們都不會感到意外,正表示了科幻片不只是想像,更是一種寓言,人類與電腦對話的過程中,是否能表現出與人等價或無法區分的智能?

《別讓我走》,與人工智能的不同,克隆人,也是所謂的複製人,更衝擊了現今社會的道德觀,一個從內到外都和自己完全相同,也是活生生的人類,該擁有和自己同等的人權嗎?還是只能成為自己眷養的「物品」?

《A.I.人工智慧》,1969年,日本機器人專家——森政弘提出關於人類對機器人和非人類物體的感覺假設,被稱為恐怖谷理論。恐怖谷理論認為當機器人與人類相似度超過95%時,人類就會對機器人產生正面的情感,直到一個特定的程度,人類就會變得非常反感機器人,覺得機器人顯得僵硬恐怖,有種行屍走肉的感覺。

食色,性也。性原本是一件美好的事,我們卻對於它感到羞恥,不敢開口談、也不鼓勵追求。然而當夜幕降臨,耳鬢廝磨之際,慾望的芽仍會逐漸茁壯,緊密交纏。或許你曾體驗過伴侶的溫柔愛撫,但有些幻想,比意識更深,只在午夜夢迴時悄然出現,致使驚惶失措,然而,這些都是正常不過的。本周將引領你探索這想填卻填不滿的池……

《開放性關係》以違背世俗價值觀的方式在平淡的愛情中尋找另一種可能,當你擁有與其他人約會甚至發生性關係的權力,你是否還能對原本的伴侶如以往忠誠並深愛對方呢?第二部片《失樂園》則描寫出軌的兩人相逢相愛終至殉情的悲劇;第三部片《因為愛你》以唯美的畫面捕捉生平背景毫無關係的兩名女子從相識到相愛的經過;最後一部《下女的誘惑》,以香豔的畫面講述一場金錢、地位和情慾交織的懸疑局勢。

人權一直以來都是全球相當關切的議題,生而為人,無關乎國家種族、性別、年齡、宗教語言或者任何其他的社會地位,每個人都應享有平等的權利。「人人生而平等」這段話體現了生而為人的理想價值,而這也是身為人類的我們致力於追求的目標。然而,這個世界上仍存在著許多的人權不平等,因此我們希望能藉由電影作為一個傳遞理念的媒介,讓更多人看見人類平權的重要性。

《兔嘲男孩》作為此議題的先鋒,以詼諧的敘事方式反諷納粹極權主義下的獨裁行為,而本片將會透過一位熱血男孩的角度,帶出種族歧視與人權平等間的價值衝突探討。

《梅崗城故事》以30年代的美國作為背景,一個家庭因著一宗替黑人的辯護案而激起了白人強烈的反對意識……

《姐妹》則延續了美國種族歧視的議題,藉由白人女孩紀錄的黑人婦女故事,引發了眾人出乎意料的深刻省思。

最後以國片《我的兒子是死刑犯》作為收尾,探討存在於台灣社會許久的死刑存廢議題,以人道關懷的角度切入,讓觀影者也能從更多元的角度去看待死刑這個嚴肅的議題。

隨著時間的流逝,我們遭遇到了人生種種的可能性,而往往正是那些可能性下的每一個遇見與選擇,使我們成長成現在的自己。

這次電影節選出的「成長經驗」主題,便是希望藉由電影中不同的角色所面對的生命處境,和觀眾一起領略到「成長」之於人生的可能性,也希望能夠以此引發共鳴,又或是激勵那些也正處在類似困境的人們。

《海街日記》透過四姊妹花的故事,展現出不同層次的家庭樣貌與相關議題,探討了家庭的意義與可能性,而劇情也相當溫暖、令人動容。

《藍色恐懼》則描寫了一個從迷失自我、不知道自己是誰、也不知道自己要什麼的少女,到經歷蛻變、找回自我的過程。

《壁花男孩》呈現了青少年對於「禁忌」的好奇,以及從中得到教訓和經驗的過程;同時,電影也藉由細膩的手法,刻畫出屬於青春的真實。

《名媛教育》則講述了一個年少輕狂的故事,透過一段意氣風發的迷失和在狼狽中的幡然醒悟,帶領觀眾思考:在浮華之下,究竟什麼才是真實?

本屆片單